瓜子大撤退,二手车电商全军覆没


二手车十年混战之后,除了激烈的广告战外,技术层面的改变微乎其微,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。中间商依然没能消除、交易价格依然不透明,至今二手车电商平台渗透率依然不到20%。


经历了近10年的行业混战后,国内二手车电商行业里活跃的玩家已经变得越来越少。

2020年年底,市场传闻称人人车作价8000元出售给58同城,人人车创始人李健已入职58同城。随后,虽然58同城对于收购一事予以否认,但据工商资料显示,包括李健在内的多位管理层均退出了人人车。由此,这个在业内首创C2C二手车交易模式的平台正式宣告失败。

无独有偶,2018年成为“二手车电商第一股”后,优信的路也并不好走。

2019年7月,58同城以1亿美元现金和一定数量Golden Pacer股份收购了优信的金融业务。2020年3月,58同城再次出手,以1.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资产。接着,优信开始陷入裁员、关闭车源城市的旋涡。至于优信的市值,也已从上市之初的27亿美元一路下跌至不足4亿美元。

至此,此前活跃在市场的二手车三大平台,只剩下瓜子二手车一家。“战争已经结束了。” 一位二手车平台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。瓜子二手车创始人杨浩涌也曾对媒体坦言,二手车之战已经进入尾声,终局已定,“竞争对手们只能折腾折腾”。

不过,事情的走向并非预测的那样乐观。

作为二手车电商行业硕果仅存的瓜子,同样遇到了麻烦。据瓜子内部人士向钛媒体App表示,转型全国购业务后,此前瓜子在全国百余城市砸重金铺设的瓜子二手车严选商城,目前已经关闭、迁店了近2/3。与此同时,被欠下超过千万元租金和赔偿金的瓜子严选商城物业持有方,也在当地法院发起了对瓜子二手车的诉讼。

西南最大严选商城生变


重庆市渝北区九仟汇皮革城的老板孙邈(化名),正焦急地等待着法院的一纸判决,这可能是他目前能拿回瓜子二手车拖欠租金和毁约赔偿的最后希望。距离起诉瓜子二手车已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,孙邈对钛媒体App表示:“再拖就真地拖不下去了,事情不解决,商场也很难重新开始招商。”


九仟汇皮革城,位于重庆渝北区的霓裳大道。此前作为一家服装商城,这里入驻了超过300家个体商户,平稳运营了将近5年多。直到2018年年初,瓜子二手车通过当地中介找到孙邈,想要整体租下商场用于二手车销售,事情开始发生变化。

“起初对于合作是很犹豫的。”孙邈对钛媒体App表示,之前自己做的都是很传统的生意,完全没有跟互联网公司打过交道。而且一旦确定合作,还意味着要清退商场原有的300多家商户,那需要付出一笔数额不小的赔偿金,孙邈心里没底。

为了说服孙邈,瓜子二手车方面沟通了很久,后来直接对其承诺“公司即将上市,与瓜子合作肯定没有问题”。同时,2018年正是二手车竞争最激烈的一年,各家二手车平台在市场营销上共投入了数十亿元的资金,瓜子的广告更是铺天盖地。“看他广告打得那么凶,知名度也很高,我们最后还是决定合作。”孙邈说。

事实上,2018年也是瓜子从原有的C2C模式(个人买卖双方直接交易)全面转型线下严选店的一年。彼时,瓜子二手车计划在全国铺设上百家大型商城,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阻止二手车车源流向黄牛。为了完成这次转型,瓜子需要投入数十亿人民币。

2018年8月20日,孙邈与瓜子二手车签订租约。至此,九千汇皮革城成为瓜子二手车严选商城西南地区最大的一个线下店,总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,能够同时展销超过800辆车。

钛媒体App获得的一份原始合同内容显示,瓜子与孙邈签订租期为10年,租用面积超过30000平方米。按照38.9元/平方米/月的租金,瓜子第一年免租5.5月,2019年1月20日开始计算租金,租金年付且需提前支付。且合同规定房租从29.5个月开始每年递增3%,合同总金额大概1.6亿元。

对于孙邈来说,这是一笔价值不菲的合同。当然,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为了顺利交接,孙邈在20天时间内清退了原有的300多家商户,支付了数百万元违约金。而作为承租方,瓜子也遵守合同,一次性付清了第一期17.5个月(2018.8.20-2020.1.19)共计1400万元的租金。

双方合作的第一年,一切还算顺利。而到了第二期租金交付期时,瓜子方面发生了变化。

据九仟汇皮革城负责与瓜子对接的工作人员王明介绍,瓜子要求从前述总承租面积中退掉12000平方米的部分承租面积,重新签订合同。考虑到商城因为售卖二手车整体结构已被改变,重新出租变得困难,九仟汇只得答应瓜子的要求——在维持原有10年租期不变的情况下,将出租面积减为18686平方米。

不过,让王明没想到的是,重新签订第二份合约后,瓜子仍未能如约缴纳租金。在仅支付了第二期三个月的租金后,瓜子开始将商城内停放的部分车辆转移到其他的地下停车场。当被问及转移原因时,瓜子方还称是在“正常经营”。随后不久,瓜子贴出迁店通知,所有经营人员全部撤离。

就这样,双方矛盾正式爆发。

瓜子全国“大撤退”


“没想到第一次和互联网公司合作就变成了这样。”

从2020年5月瓜子撤出商城已经过了8个月,孙邈在复盘这次合作时,显得懊悔不已。瓜子撤出后,九仟汇皮革城就彻底变成了一个“空城”,只剩下200余辆落满灰尘,还没来得及转移的二手车。

退租之后,瓜子曾以“服装城人员堵门干扰公司正常经营”为由,向重庆当地法院起诉了九千汇皮革城,并要求后者归还滞留在商场内的200余辆二手车。随后,当地法院驳回了瓜子的诉讼。

再之后,九千汇皮革城反诉瓜子二手车违约,并要求其赔偿未付租金、违约赔偿金及其他经营损失,共计1600万元。截至钛媒体App发稿,受理本案的重庆中院还未作出最终判决。

按照孙邈的说法,其实在瓜子撤离之前,就有瓜子内部员工曾提醒过他,从2019年12月开始全国各地已经有裁员情况发生。不过,孙邈没有在意。事后,服装城员工和瓜子雇佣的第三方安保人员聊天后才得知,公司通知4月底就会撤场,后因瓜子和服装城在协商,所以保安公司续租2个月,6月底撤场。但是在此期间,孙邈没有接到瓜子的任何协商和通知。

事实上,重庆出现的情况并不是孤例。

瓜子此前花重金在全国各大城市铺设的严选商城,已经陆续在清退。另一方面,全国购业务正在成为瓜子的又一新方向。

2019年7月,瓜子二手车宣布正式推出“全国购开放平台”,这是继消除中间赚差价的直卖模式、进一步禁止黄牛进入的严选模式后,瓜子转型的第三种模式。这次转型中,瓜子首次宣布接入第三方商户。这也就意味着,二手车商将被允许进入瓜子平台销售二手车。

同时,瓜子官方还向外界声称,借助在全国范围内落地的上百家严选直卖店,“已构建起了高效智能的物流网络”,“保障全国购车辆的准时交付”。

瓜子二手车的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则表示,将持续投入,扩大严选业务、车速拍业务。“全国购开放平台”将与二者协同发展,成为拉升二手车业务的新增长曲线。2019年年底,杨浩涌曾对媒体表示,公司账上还有超过50亿现金,且11月整个集团已经实现盈利。

但是,在推出全国购业务不久后,被指要与其协同发展的严选商城则被迅速抛弃,例如重庆。紧接着,新冠疫情开始席卷全国,租金成本高企、商业模式笨重的严选商城开始被加速清退。

据钛媒体App了解,除了重庆严选商城已经关闭外,毗邻的成都店、此前作为瓜子转型严选模式的第一店——沈阳店均已关闭。

“全面转型全国购业务后,全国的瓜子二手车严选商城已经有超过2/3关闭了。”一位瓜子二手车内部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。同时,有负责严选商城选址部的员工也受到裁员影响,因不能接受基本工资直接降到当地工资最低标准而选择离开。

不过,对于关店一事,瓜子相关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,“与转型全国购没有关系,更多是受到疫情影响,整个二手车行业都不景气。”同时,瓜子方面还表示,“关店并不准确,只是暂时迁址。疫情好转后,公司还会继续开店。”

然而,不论何种说法,瓜子在线下的布局已遭受重创。此轮仓促的全国大撤退下,留下的依旧是一地鸡毛。

按照孙邈未经证实的说法,瓜子北京总部法务曾在2021年初联系到他,表示想要私下解决,但1600万元赔偿过多,询问是否能减少。双方同意协调到1000万元之后,瓜子方面又再次将价格压低至800万元。最后,双方仍未能达成一致。

直到现在,空置了近一年的九千汇皮革城由于装修改造,主体结构已经不适宜重新用于商铺出租。服装城外,至今依然挂着“二手车行业领军者”的巨幅海报。

二手车存不存在终局


故事的最开始,二手车电商们希望用互联网的模式和方法改造传统的二手车生态。

如今,随着人人车退出赛道、优信频繁甩卖核心资产,被看作是二手车行业最后胜利者的瓜子二手车,在第三次改变模式发力全国购业务后,二手车电商行业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其“胜利者”的身份也依然“存疑”。

钛媒体App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搬出严选商城后,瓜子二手车的销售们又再次回到了地下停车场进行交易。而这里曾经也是瓜子最初开始做C2C直卖模式的场所。

此前,装饰华丽、引入了各种如AI智能定价、黄牛人脸识别摄像头、二手车特制整备车间等豪华配置的严选商城模式已经成为过去。

同时,转型全国购业务后,瓜子直接将二手车车商纳入到平台销售体系。曾几何时,瓜子为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”这一句广告词,砸下了超过10亿元的宣传费用。有媒体曾统计,仅仅在2015年到2017年末,二手车广告投放总额超过